黄冈市文物局

黄冈市文物局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青铜修复名家贾文忠:工艺传承的家族坚守

    发布时间:2019-06-20本报记者 马怡运

    五月的北京,天气渐热,时有凉风和阵雨。中旬的一天,我们跟着导航,从中国农业博物馆的西门进入,穿过了一片又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最终在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前停下,楼门口没有张贴标志,农业博物馆的文物研究室就在小楼内,这里便是贾文忠工作的地方。

    黄冈市文物局贾文忠,字闻钟,号铜斋,出生于北京金石世家,老北京“古铜张”派第四代传人。曾拜康殷、傅大卣、程常新、赵存义、马宝山等名家为师,研习金石篆刻、书画、鉴定,先后在北京市文物局、首都博物馆、中国农业博物馆从事文物修复、保护、鉴定等工作四十载,修复青铜器数千件,其中一级文物近百件。


    一杯清茶引出老北京青铜修复历史

    黄冈市文物局贾文忠把我们迎进他的工作室,一边寒暄,一边耐心地刷壶沏茶后,便打开了话匣子。

    贾文忠介绍,民国时期,青铜器的修复与复制兴盛,尤以江苏苏州、山东潍坊、陕西西安、北京等为代表的四个民间青铜修复流派最为著名。古董商人们称其复制的青铜器为“苏州造”“潍县造”“西安造”和“北京造”。

    老北京青铜器修复行业的创始人,是位清宫造办处的太监,姓于,外号“歪嘴于”。“当时的清宫造办处有八位巧匠手艺最高,人称清末‘八大怪’。‘八大怪’中修复古铜器的一怪就是‘歪嘴于’。”清朝末年,“歪嘴于”出了宫,在前门内的前府胡同庙内(今人民大会堂附近) 开了个叫“万龙合”的作坊,专门修复古铜器。于师傅先后收了7个徒弟,其中一位叫张泰恩(1880-1958)。张泰恩在家中行七,在师傅门下也行七,所以大家都叫他“张七”。

    99999.jpg

    张泰恩(左)王德山(右)

    于师傅去世后,张泰恩继承了师傅的衣钵,将“万龙合”改名为“万隆和古铜局”,局址仍在前府胡同庙内,主要业务是为琉璃厂古玩商修复青铜器。后来,张泰恩将“万隆和”迁到东晓市,生意兴隆,大批古玩商前来修理青铜器。由于业务繁忙,张泰恩也开始招收徒弟。30年内,“万隆和”共收了11位徒弟,开创了北京“古铜张”青铜器修复业。

    黄冈市文物局张泰恩的一位高徒是13岁学艺的王德山(1911-1989,祖籍河北衡水小巨鹿)。“这王德山便是我父亲贾玉波的师父,我的师爷。”王德山的手艺在北京古玩界首屈一指。1927年,王德山出师自立。他不仅能将破损的铜器修理完好,而且还能根据不同国家客人的不同喜好,将其做成洋庄货(与外国人做的生意,俗称洋庄生意,与外国人交易的商品俗称为“洋庄货”),如法国庄(多绿漆骨)、英国庄(多绿漆骨)、美国庄(多黑漆骨)等,所以古玩商们手中的铜器大多交给这位北京“古铜张”的第二代传人——王德山和他的徒弟们修复。


    上千张青铜照片述说贾氏世家缘起

    贾文忠的父亲贾玉波1923年生于河北束鹿县。1937年,13岁的贾玉波由其姑夫、“通古斋”掌柜乔友声从河北老家带到北京琉璃厂,安排跟随王德山师父学习铜器修复。“大家都认为师爷王德山手艺好,名声大,跟着他学,一定不会饿肚子。”就这样,贾玉波成了民间青铜四派中北京派“古铜张”的第三代嫡传。

    由于贾玉波勤奋好学,逐渐掌握了高超的修复技艺,很快就成为王德山最为信任的高徒。那时,凡是经过“通古斋”出售的青铜器都要先交到王德山和其徒弟贾玉波等人手中去锈、整理、修复。“师爷有一个习惯,就是凡是经过他们师徒之手修复过的每一件青铜器都要拍照留存。当时的照相技术是从日本引进的,设备和底片价格都非常昂贵,所以,很多照片都是数件青铜器放在一起合拍。可惜的是,他们只拍摄了修复后的文物,而没有留下文物修复前的原始照。这些照片的数量多达上千张。”世事变迁,很多修复过的青铜器都在新中国建立前流失海外,如现收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的青铜人面盉、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兽面纹方鼎等,唯有这些青铜器老照片被有心人贾玉波精心地收藏并保留了下来,成为那个时代青铜器修复的历史见证,也为后人研究青铜器修复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9.青铜器的玻璃板底片和老照片_meitu_34.jpg

    青铜器的玻璃板底片和老照片

    6.人面盉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_meitu_31.jpg

    人面盉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贾玉波不仅精于修复铜器、金银器、陶瓷器、石器,而且对翻模、铸造、錾刻、銮金、壅银等工艺也都样样精通。40年代初学成自立后,贾玉波一直为琉璃厂的古玩铺修复青铜器。1947年,贾玉波参加革命,并以修复古铜器为掩护,为北平南城地下党收集和传递情报,解放初期进入北京市军管会工作,后被派到北京市粮食局任粮食加工科科长。1959年,刚刚落成的北京十大建筑之一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为满足陈列展出需求,急需大批文物修复工作者对众多文物进行修理、复制。在有关方面邀请和师父召唤下,贾玉波辞去了粮食局的干部职务,加入到美术公司,重操旧业干起了文物修复工作。“父亲那晚一宿没睡,在粮食局算国家干部。文物修复,说得再好听,也是一工人,但是最终父亲还是选择了文物修复。”

    从上世纪50年代末到“文革”后期,贾玉波一直为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前身)“中国通史陈列”修复、复制文物。他将现代科技运用到文物保护和修复中。他最早把橡胶、搪塑、乳胶模具翻制技术应用于传统文物修复和复制技艺,又成功研究出电解铜制作铜模具技术、化学做旧技术、电镀金技术、无氰电镀技术,这些技术至今仍在文物修复和复制中发挥重要作用。

    4.贾玉波_meitu_27.jpg

    上世纪60年代初,龙虎尊调中国历史博物馆  贾玉波清锈整理

    3.贾玉波带徒弟_meitu_26.jpg

    贾玉波带徒弟

    贾玉波是新中国第一代文物修复专家,经他手修复和复制的青铜器重器无数,多藏于国内各大博物馆,如后母戊鼎、四羊方尊、龙虎尊、虢季子白盘、大盂鼎、越王勾践剑、秦铜车马、长信宫灯、马踏飞燕等珍贵文物数百件。


    数十年熏陶传递家族热爱

    黄冈市文物局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贾文忠七八岁就喜欢上了画画。“小时候我们家住在宣武区,离琉璃厂特别近,我没事儿就在店里看画、临摹。”父亲贾玉波和琉璃厂店里的老师傅们都很熟,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儿。跟着父亲,贾文忠从小就到这些店里去玩,父亲聊天,他画画。唐伯虎、齐白石、李可染、陈半丁、李苦禅等,凡是店里挂着的画,都被他临摹了个遍。

    上初中以后,每周二和周六下午没课的时候,贾文忠都会偷偷跑到历史博物馆父亲所在的文物修复组去玩,“他们在那儿干活儿,我就看他们干活,我觉得特有意思,翻模、做颜色、修东西、焊东西,我都看明白了。”贾文忠初中还没毕业就已经学会修文物了。

    年轻的贾文忠因为喜欢文物修复,还经常去美术馆对面的中科院考古所玩,“考古所有一个特别大的文物修复室,有几个技工就住在里头,经常到晚上11点才收工。我下学回家吃完饭六点多钟,家门口有个2路公交车到美术馆,我看他们干完活再坐末班车回家。”

    贾文忠高中毕业那年,正好赶上北京市文物局文物修复厂招工,从小就喜欢文物修复的他去考试。“我记得当时我就徒手翻了个石膏模子,翻完了,人家说挺好,这活儿不错,你明天就来上班吧!”就这样,贾文忠在北京市文物局的文物修复厂,一干就是六年。

    地下文物千百年来受到土壤内地下水中所含的酸、碱、盐类各种物质的侵蚀,土壤压力和温湿度等因素的影响,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和腐蚀。青铜器也是如此,地下埋葬时,墓穴塌陷、地层变化、环境变化等都会对青铜器造成伤害,因此有“十铜九补”之说。

    青铜修复工艺,在历史上是随着金石学的发展而兴起的。现代青铜器修复技术继承了古代的传统工艺,并且有所发展。主要包括清洗、除锈、整形、补配、焊接、做旧等一系列工艺步骤,使它修复到本来的样子。“青铜器修复技术从清末到现在,有了长足的发展,比如以前用的胶是树胶,现在都用进口的胶,以前用的漆是大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干透,现在用的化学漆很快就能干。”相比修复技术的发展而言,其实文物修复发展以及变化最大的是修复理念的更新。

    意大利的布兰迪(Cesare Brandi)1963年撰写的《文物修复理论》中提出最小介入、可逆性、可再处理性、可识别性等原则,代表了西方文物修复保护的主流观点。“以前的修复理念是让一件破损的器物看不出来曾经修过,最好永葆万年。如今的修复理念是注重可识别性和可逆性,要让人知道这件文物是经过修复的,并且以后还可以重新修。”

    1982年,文物修复厂解散,厂里的人员被分配到北京各处的文物部门,贾文忠被分配到了首都博物馆。对于贾文忠而言,只要不离开自己热爱的文物修复事业,到哪里都一样。

    刚到首博之初,贾文忠有点失望,那时的首博还没有文物修复部门,只能先在保管部工作。“领导说如果你干得好,将来就成立文物修复组”。为了领导的这句话,贾文忠卯足了干劲。第一个任务是修孔庙大成殿上的匾额。

    10.贾文忠修孔庙大成殿上的匾额_meitu_35.jpg

    贾文忠修孔庙大成殿上的匾额

    黄冈市文物局北京孔庙是元、明、清三代皇帝祭祀孔子的场所。大成殿是祭祀正殿,殿内外悬挂着清代康熙至宣统九位皇帝御书匾额、楹联以及袁世凯、黎元洪书写的匾额。“这些大匾七米长,两米多高,五四运动时堆在大殿里60多年了,上面的土堆得很厚,我把所有的匾清出来以后,挨个清理、修复,用了半年才把这九个匾都给修好。”

    黄冈市文物局修好了匾额,贾文忠又翻看史书,查阅资料,了解北京寺庙如何祭孔、布置、陈设等,贾文忠又把过去孔庙里留下的祭器都给找了出来,按照史料记载原样复原。1984年孔庙大成殿开放了,贾文忠修复的文物展示在观众面前。

    黄冈市文物局领导对贾文忠的工作很满意,同意成立修复组。随后的那几年,贾文忠在修复室里修复了很多琉璃河遗址出土的青铜器。琉璃河遗址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西部,是周昭王八年(前1045年)燕国的初都所在地,为北京城的发源地之一。琉璃河遗址的发现,将北京的建城史上溯至3000多年前。琉璃河遗址出土了一批带有燕侯铭文的青铜器,对研究燕国早期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11.贾文忠在修青铜器_meitu_36.jpg

    贾文忠在修青铜器


    经年累月坚守续后备力量

    黄冈市文物局1987年,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农业博物馆要筹备一个全新的展览,请国家文物部门帮忙,国家文物部门派人借调至农博,贾文忠就是其中之一。“借调农博办展览两年,这里有自己的工作室,可以修复也可以做研究,农博环境也优雅,我就调来了。”

    虽然离开了文物系统,但贾文忠始终没有离开博物馆,也没有离开自己热爱的文物保护修复事业。

    20世纪90年代初,贾玉波那一代文物修复专家相继退休,文物修复行业青黄不接,对贾文忠触动很大,他萌生了要建立一个民间文物修复团体的念头。贾文忠找到了中国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先生商量此事。“罗公听到这个想法,特别高兴,他说可以挂靠在中国文物学会,成立一个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此事不仅得到了罗老的鼎力相助,孙轶青、郑孝燮、庄敏等老专家老领导也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12.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成立时合影_meitu_37.jpg

    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成立时合影

    1991年,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成立,当年成立大会的合影至今还挂在贾文忠的工作室,贾文忠感慨颇深:“当时很多老领导都来了,很多人现在都不在了,但是他们为文物保护修复做出的贡献,我们始终铭记于心。”2003年,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取得了民政部分支机构证书,坚持每年举办学术研讨会,迄今已成功举办了16届,培养了大批文物保护与修复的专业人才;每两年连续出版《文物修复研究》,给文物修复行业的人员提供了学术分享的平台。

    黄冈市文物局作为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的秘书长,贾文忠还策划了很多文物保护修复培训班。从2004年开始,由国家文物局牵头,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具体实施,策划了十余次的大型培训。瓷器修复、青铜修复、古代家具修复、纸质文物修复等,为我国文物修复保护事业培养了大批后备力量。

    20世纪80年代初,贾文忠就认为,比较合理的文物修复传承,应当是学院教育和师徒手口相传相结合。“我提了个方案,希望文物修复可以走学历教育,正好当时的海淀走读大学也想开设一个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报给教育部,最后批准了。”

    黄冈市文物局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从最初只有一个学校开设,并且只给予大专学历,到现在,全国47所院校都开设有类似的专业,还招收了研究生,大大解决了文物修复行业人才匮乏的难题。直到今天,贾文忠仍在北京联合大学挂职,教授文物修复与鉴定的课程,“其实现如今文物保护修复事业缺的并不是人才和后备力量,真正缺乏的是对文物保护修复从业者的尊重,这种尊重不仅体现在机构人员的配置上,也体现在经济收入上。目前,一些从业者转行了,或者自己单干了,因为收入实在是很微薄。希望国家能够在这些方面多支持,能够让这些默默无闻、从事文物修复的手艺人,在事业上获得成就感,经济上获得满足感”,贾文忠在采访的最后感慨道。

    13.贾文忠制作全型拓_meitu_38.jpg

    贾文忠制作全型拓

    黄冈市文物局近二十年,贾文忠又在为另一种与青铜器有关的传统工艺——全型拓的传承奔走呼吁,他自己制作的拓片已多达数百张,不仅将青铜重器的全型拓和自己画的生肖相结合凑齐了“十二生肖”,还为数千张铜镜拓片根据意境搭配禅意画。2017年、2018年分别在恭王府和颐和园举办了展览,共接待30余万人。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又到了山东曲阜新建成的中国孔子博物馆展出;“2019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之时,展览走进到河北霸州……

    黄冈市文物局在中国,从事工艺传承的人有很多,但家族三代都从事一项事业的寥寥无几。从贾文忠的父亲贾玉波开始,其下子女贾文超、贾文熙、贾文珊、贾莉莉、贾文进及第三代贾汀、郭玢、贾树等子孙共10人均供职于各文博单位(故宫、国博、首博、农博、西安考古所等)从事文物修复工作。这样的阵势,不禁让人联想到了中国人自古崇尚的“愚公移山”的精神,它体现着一个家族为了一项事业“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前赴后继的执着。“贾氏文物修复世家”当之无愧,未来可期。

    15.贾氏文物修复之家 启功_meitu_40.jpg

    贾氏文物修复之家  启功题

    《中国文物报》2019年6月18日5、8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
    
    邯郸市梵创贸易有限公司 大通八运驾驶员培训学校 西宁汽车摩托车驾驶员培训学校 厦门起翔进出口有限公司 深圳市环旅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佛山市南海中信友兴模具有限公司 珠海市勇昊电子有限公司 酷视网络软件 上海瑞狐广告有限公司 北京黾勉斋工艺品商行 新都区南光康跃真空设备厂 滕州市官桥镇人民政府 珠海市和平拍卖有限公司 河北巨波科技有限公司 汇邦环保科技 直前号 上海福润家具有限公司 太原景腾达 佛山市南海区和顺大保发布厂 营口港物流网 青羊区向泰华技能培训服务部 郑州信德邦牧业科技有限公司 沈阳招聘 佛山计免之窗 深圳市中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 江西禧圆动漫有限公司 广东唯杰律师事务所 深圳市龙腾高科电子有限公司 重庆澳达科技有限公司 广安市鼎鑫金属科技有限公司 北戴河区会永农家院旅馆 喜马拉雅FM 杭州兴马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广州海外有限公司 中山市小榄镇康运制衣厂 万博设计 罗定市恒尚行贸易有限公司 青岛唯美纺织有限公司 珠海市香洲虹浩建材经营部 信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ppnba直播吧飞飞CMS官网论道网洋创支付吧